四川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三網融合試點遭遇瓶頸期

发布时间:2019-05-03 12:09:50 编辑:笔名

摘要:稍加視察不難發現,其他地區成績頻頻見諸報端和絡,而北京卻顯得尤為低調。對這1說法,周西松并沒有異議。他直言,目前三融合正處在瓶頸期,不是技術障礙,更多的是國家的市場機制問題。

从北京地铁一号线玉泉路站出发一直往南,大约步行400米后见个十字路口右转就进入了鲁谷路,其貌不扬的中国瑞达大厦就矗立在这条街的腹地。作为北京3融合的指定试点场所,这里进驻了大量的产业相干企业和研究机构。

周西松,北京市石景山区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2010年10月,周西松通过媒体首次公布石景山区将建立3融会信息产业园,各方人士兴奋不已。遗憾的是,之后的两年内,有关三融合信息产业园的进展情况鲜被表露。

近日在接受中国商报采访时,周坦言,如今确切是一个瓶颈期,“虽然瑞达已经构成了以东方信联为龙头企业的信息产业会聚区,但是社会效益仍旧不明显。”

剑拔弩张 试点地区竞相上马

在批试点城市中,北京三融合试点选定石景山区。周西松告诉,石景山区成为试点重要原因是,区域面积相对较小,有利于工作开展。

事实确实如此,在北京六大城区中,石景山区为“袖珍”。据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石景山区全年常住人口61.6万,面积86平方千米,而海淀区虽高科技园区分布比较集中,但是常住人口328.1万,面积426平方千米,系统过于庞大而无缘试点。

相干人士介绍,当时三融合工作由石景山区信息办负责整体统筹,并选定瑞达大厦作为试点场所。其中,区政府出一部分补助资金,四大运营商(歌华、联通、移动、电信)自行出资进场搭建络平台,其他欠缺资金则由设备厂商垫资。

据了解,早在2010年8月,运营商在瑞达大厦里的技术络平台便全部搭建完成,但在当时业务营运却一度被推迟。周解释称,石景山区政府只是负责统筹、安排相关事宜的推进,而运营商也只是在区政府的安排下进行实验的搭建。可由于三融合的主导部门工信部和国家广电总局并未对具体业务如何实施作出规定,就造成了“络俱备,只欠政策”的局面。身为石景山区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的周西松对这个过程已经了然于心,“试点,都得慢慢实验才能有成绩出来。”

固然,从国家层面来看,3融会从试点到推行的布局已再清晰不过。

2010年1月1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加快推进电信、广播电视和互联三融合。会议上明确了三融合的时间表。

依照国务院推进三融合工作的阶段要求,三融合工作分为两个阶段进行。2010年至2012年为试点阶段,以推进广电和电信业务双向阶段性进入为重点,制定3融会试点方案,选择有条件的地区开展试点,不断扩大试点广度和范围;加快电信、广播电视、互联升级改造,加快培养市场主体,组建有线电视络公司,初步形成适度竞争的产业格局。2013年至2015年为推广阶段,要总结推广试点经验,全面推进3融会。

同年7月1日,国务院办公厅公布批三融合试点地区(城市)名单,包括北京、上海、青岛、大连市等12座城市。以后,与3融合相关的产业园和研究院纷纷在试点地区上马。

同年10月,周西松通过媒体首次公布石景山区将建立3融合信息产业园,并表示因首钢拆迁腾出来的场地可能会发展以3融合与3G产业为代表的新兴产业。

其他试点城市也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其中,上海成为国内电信与广电合作为紧密的城市,并且全国首创的IPTV“上海模式”也成为早期三融合推动中为典型的模式,即广电负责内容集成、电信负责传输接入平台,加上增值业务提供商、内容业务提供商共同构建起良性产业链,合作分成。

武汉也不甘示弱。当年武汉成立的3融合工作协调小组明确提出了到2012年发展宽带用户300万、数字电视用户终端300万、高清互动家庭(含广电和电信IPTV)用户100万、电视用户300万的目标,并构成以实行“光城计划”为特色的3融合“武汉模式”。

2012年1月,三融会第二阶段试点地区(城市)城市名单姗姗来迟,天津、重庆、石家庄、西安在内的42个地区(城市)入围。

值得玩味的是,当试图还原试点城市的进展情况时,许多业内人士却遮遮掩掩,乃至鲜有人愿意公开表态。近日,获悉上地天使资本在2011年投资了一个有关三融合的项目,当辗转联系到其合伙人梁武时,他对3融会无任何回应。同样避之不及的还有中国物联产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柏斯维,他只表示:“我的观点是悲观的。”

冷暖自知 社会效益被指不明显

三融合究竟为何物?它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对于三融合将怎样改变普通用户的生活,工信部副部长杨学山曾表示,在实现三融会后,百姓家就不需要电视有条线、有条线了,一种线路所有服务都可以得到。除了可以节约资源外,三融合还实现了数据、声音、图像这三种业务用一个络、一种平台进行服务,为业务创新提供了空间,为产业发展带来新的经济增长点。

与之相比,通信业知名观察家马继华的观点则有些保守。他告诉中国商报,简单地说,3融合就是让老百姓不用区分什么是电信、互联、广播,一个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了,但这个目标很难实现。如果是三条线,那就应该是功能各有所长的3条类似的线。“共享一根光纤的线,然后到家里是分成广电线、线和宽带线”。

当然,试点城市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获得的成绩也是冷热不均。

其中,青岛就是一个先知先觉的样本。据了解发现,在青岛被国务院肯定为首批三融合试点城市之后,电信部门和广电部门就展开了一系列布局。青岛联通对宽带络进行升级提速,目前已有600多个小区完成了光纤宽带接入。同时,青岛联通由过去的青岛城域仅上联宽带IP省演进为同时上联宽带IP省和联通China169骨干,出口带宽由原来的130G增加到260G。

几乎和所有其他试点城市大同小异,青岛三融合的业务主要包括:,电视类业务,如高清晰度电视、付费电视、时移电视、视频点播、准视频点播、电视BBS等;第二,通信类业务,如视频可视对话、电视短信、电视彩信等;第三,计算机类业务,如宽带互联接入、专高速互联、文化信息阅读、专电视查询等;第四,商务类业务,如家庭自助银行终端、电视商务、家庭彩票、互动广告等;第五,娱乐类业务,如电视联游戏、电视单机游戏等;第六,智能家居类业务,如智能控制家庭各类设施等。

但是,青岛并非佼佼者。在入选3融合第二批试点名单之前,重庆就已经有所作为。据中国之声《央广》报导,早在2011年5月,国内首家上千户智能小区重庆智能用电小区通过国家电公司验收,成为国家电公司系统内个通过验收的,也是当时国内范围的智能用电小区。在当时,该小区就实现了宽带络、固定与IP电视业务的“3融合”功能。

那么,三融会后应该是1幅什么样的场景?

试图参观北京石景山区3融合信息产业园,相关负责人婉言谢绝。周西松告诉中国商报:“考虑到以瑞达为中心的产业园区承载量有限,目前石景山正在筹建新的产业基地,赋予其信息产业的一些功能,其中就包括三融会。”

谈及产业园区的成绩,周称,“瑞达在去年三融会和物联的产业范围达到100多个亿,这只是商业运用,社会效益虽也有一定的显现,但客观来讲还不是特别明显,没能真正满足人们的需求。”此外,他还向证实,目前北京三融会只停留在商用层面,并无试点小区,“但是一个方向。”

稍加观察不难发现,其他地区成绩频频见诸报端和络,而北京却显得尤其低调。对于这1说法,周西松并无异议。他直言,目前三融会正处在瓶颈期,不是技术障碍,更多的是国家的市场机制问题。

“很多内容需要重新梳理和整合,市场利益亟待重新

分配,就导致地方试点无论是从产业分布还是推广应用方面都面临着很大阻力。真正成功的案例现在少之又少。”

NBA:哈登狂飙火箭大胜特纳首秀步行者领跑
传60多家企业拿到上市批文江苏过会企业否认
日媒曝中国三大核潜艇基地一处海域尤其重要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