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涉黑村干部的发家致富路垄断资源非法获利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9:18 编辑:笔名

涉黑村干部的“发家致富路”:垄断资源非法获利

《经济参考报》调查发现,涉黑村干部中普遍采取贿选、恐吓等方式,干扰基层选举,谋求在换届选举中当选。他们一般都有雄厚的经济实力做后盾,通过垄断当地经济资源、巧取豪占公共农用地等方式谋取暴利,进一步奠定其“夺权”根基。

威胁恐吓赶走原村支书

在邯郸县兼庄乡王安堡村,提起王守贵几乎无人不知,他拿菜刀逼原村支书下台的事情也令众多百姓嘘唏慨叹

王守贵初是一名到处承揽工程的“包工头”,当经济实力逐渐强大后,他把眼光盯在了村支书的位置上。在村两委进行换届改选的时候,王守贵酒后带着几名手下,闯进村支书家里进行辱骂恐吓,要求对方将村支书一职让位与他。由于对方没有及时答应,王守贵拿起一把菜刀扬言要砍死对方。直到对方答应第二天向上级辞职,王守贵才收起菜刀。

《经济参考报》从河北省政法部门了解到,承德市滦平县陈栅子乡南山根村原村委会主任段彦利因犯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11种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他在2003年的村换届选举中,通过威逼利诱村里百姓当选为村主任,并于2004年当选为滦平县政协委员。司法机关查明,段彦利除把持本村政权外,还插手周边行政村的选举。在2006年滦平县陈栅子乡大栅子村选举中,为使自己的亲戚当选为村主任,段彦利派人到会场捣乱,采取威胁、恐吓等手段,迫使其他候选人退出,他的亲戚则得以顺利当选。另外,段彦利还插手周边双滦区偏桥子镇小贵口村、塔子沟村、太阳村的换届选举。

去年12月,承德市兴隆县半壁山镇佛爷来村原村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李全杰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据李全杰的手下李占玉和田建波透露,李全杰竞选村主任时,手下都帮着去拉选票,一张选票给50元,有的给100元。李全杰当上村主任后,特别是兼任书记以后,帮助很多人竞选村主任和人大代表。这些人在村里都有铁矿,李全杰就是为了开矿方便。

垄断资源非法获利

“亢宝堂的组织通过经营粉煤灰厂,入股变电站、加油站等经营实体,非法占用农用地成立钰龙铸件厂,非法采砂、制砂,开设赌场等赚取巨额资金,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形成、发展提供必要的资金基础。”唐山市公安局一位办案人员在打掉亢宝堂黑恶团伙后分析说,亢宝堂原系唐山市丰润区银城铺乡东马庄村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自2003年7月以来,亢宝堂不断罗社会闲散人员,逐步形成了结构较为稳定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在段彦利案件中,司法机关查明,段彦利2002年在没有资质的情况下,借承德市牛圈子沟建筑安装公司的名义,利用其恶名承揽建筑和道路工程,获利巨大。段彦利还将其以非法手段获取的经济利益用于维持和发展组织。给组织成员所开工资、发放的零用钱,供组织成员吃喝住行、享乐挥霍所需的资金,为获取非法利益行贿所需费用,以及给成员“平事”或逃避法律惩罚所需费用,全部由段彦利从非法获利中支付。

承德市兴隆县半壁山镇佛爷来村周边矿产资源丰富,原村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李全杰供述,他通过不正当渠道在半壁山镇松树林村先后买了好几个矿,在南天门大营盘村买了一个露天铁矿,在没有办理任何相关手续的情况下,就组织人员非法开采矿石。矿山使用的炸药,都是他和手下以非法途径买来的。

河北省国土资源厅评估报告证实,李全杰四个矿点均没有合法手续,其非法组织人员开采,共造成矿产资源破坏价值超过581万元。

公共农用地成了“自留地”

农村宝贵的就是土地,一些涉黑村干部正是看中这块资源,运用各种手段巧取豪占。

司法机关在亢宝堂涉黑案中查明,2003年,原唐山市新区人民政府拟征地开发工业园区,唐山市丰润区银城铺乡东马庄村委会根据规划范围,将本村36余亩耕地从原承包村民手中收回,由村集体统一管理,但该地一直闲置。2006年,亢宝堂等私下商议,在该闲置耕地上筹建钰龙铸件厂(未经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同年7月,亢宝堂在未经国土资源管理部门批准的情况下,擅自以村委会名义指使手下与其签订用地协议,将36余亩耕地转租,用于筹建钰龙铸件厂,获利丰厚。

在王守贵案中,司法机关查明,2002年7月份,王守贵在本村村南以人民币2万元的价格购买了本村村民王运河的基本农田1亩,后将邻接的村民王守平的基本农田1.56亩、王长富的基本农田1.6亩分别以人民币3 .5万元、3 .1万元的价格购买。2005年,王守贵又将邻接的村民宋绍宾的基本农田1 .4亩与其村内的大坑兑换,并付给宋绍宾人民币5000元。2006年春,王守贵未经土地部门批准

,在上述土地和邻接村里0.63亩的基本农田上建成两栋二层住宅小楼,破坏基本农田6.19亩。

办案民警告诉《经济参考报》,随着城镇化的发展,农村公共农用地资源比较稀缺,涉黑村干部普遍把这些土地占为己有,为自己的犯罪行为提供保障

在公安部门打黑过程中,一些涉黑村干部的“反扑”力度也很惊人。邯郸县涉黑组织头目王守贵即使在案发后还有人通过熟人说情、重金行贿甚至在上炒作此事,说王守贵是官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曲阳县七里庄原村支书刘会民涉黑案中,在公安机关调查案件询问当事人时,黑恶势力还闯入派出所对当事人进行殴打,公然对抗公权力。 □朱峰

原标题:涉黑村干部的“发家致富路”:垄断资源非法获利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广播

作者:朱峰

微商城单品怎么做
微店推广技巧
微商城怎么进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