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阎焱VC易被绑架吴长江生完孩子说老婆娶贵

发布时间:2019-07-19 04:10:31 编辑:笔名

阎焱:VC易被绑架 吴长江“生完孩子说老婆娶贵了”

8月17日,和君创业首席合伙人李肃以小股东身份约见雷士照明董事长阎焱,和君创业轮值主席黄培、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若剑和一批媒体在场。阎焱次袒露一个投资人版本的雷士照明风波,并对吴长江指责作出回应。这也许与吴长江的创业者版本有所不同,但相同的背景是,公司在香港交易所的股价在狂跌,所有股东都在遭受损失,公司的股东、员工、供应商、经销商和客户都在经受煎熬。

不后悔投资雷士照明

大概是今年5月20日下午,阎焱突然接到吴长江一个,他称自己正协助有关部门调查。

当阎焱在里听完吴长江的话之后,立刻就感觉嗡的一声,担忧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阎焱时间通知了董事会,包括在香港和在北京的所有董事,并立刻通知律师。阎焱和律师商量赶紧通知香港联交所,联交所知道后要求提供材料;于是,阎焱召集了董事会开了会议,雷士董事会出于公司的危机处理考虑,让吴长江辞去了公司的一切职务,吴长江同意了。

5月24日,雷士董事会收到吴长江签字原件,25日,雷士照明按照联交所要求发布公告。后来,吴长江指责阎焱操纵股价也是从20日到公告中间有5天时间窗口。

那么,双方后来是如何闹起来的呢?阎焱说,吴长江开始一直不敢回去,后来吴长江在自由行动后,提出想回董事会。

阎焱、吴长江和朱海三人在会议上当面提出三个条件:一是吴长江需要给董事会有个交待,解释被调查到底是怎么回事;二是关联交易和体外利益的问题,因为吴长江欠公司钱很长时间了,应把钱拿回来;三是吴长江必须对董事要有承诺,一定要按董事会的决议行事。对于这三个条件,吴长江均口头答应。

此前,双方因为公司总部搬迁的事情闹得不愉快,去年底,阎焱听到员工举报,公司总部要从惠州搬到重庆南岸区,后来了解到,吴长江已经在公司发了E-mail通知下去了。阎焱赶紧召开董事会,专门讨论公司总部搬迁一事。讨论结果是除了吴长江一票赞成外,其他人都反对。但吴长江强行将总部搬迁到了重庆。正因为有前车之鉴,阎焱提出了三个回归的条件。

吴长江接受了这三个条件,当时,三人约定双方都不要诉诸媒体,吴长江满口答应。但是,没过多久阎焱发现吴长江见了一家报纸人员。后来变本加厉,吴长江在微博上发了很长的东西,说投资人和外资联手,要把中国品牌拿走。

等到7月12日,董事会去重庆跟经销商和员工见面,结果把董事会围攻了近10个小时不让出来,逼董事签字,上厕所都有几个人跟着。是重庆商委出了面,阎焱和其他董事才得以离开。董事会回来后那边就罢工了。

这个事情发生之后,联交所要求雷士董事会做调查,雷士董事会组成了独立董事为主的调查委员会进行调查。雷士公告中的结论非常明显,吴长江做的这些事情,已经严重违反了他作为一个董事的履约义务和法律。

“他在媒体上说我们不在乎公司,只有他在乎,因为公司是他儿子。据我们知道他已经把所有股权都抵押出去,而到现在为止,我们一股都没有卖。到底谁对公司有信心?”阎焱说,吴长江现在打的就是两张牌。一张是所谓民族主义,说施耐德把创始人挤走,要把民族品牌吞下去。第二张是悲情牌,创业辛苦多年,结果被投资人赶走。

尽管股价下跌,经销商和供应商造反,员工罢工,创始人逼宫等一系列的冲击让雷士照明董事会应接不暇,但阎焱并不后悔对雷士照明的投资。在阎焱的眼中,节能照明行业是中国少有几个能做到全球的行业,全球节能灯70%已经在中国生产,他准备在这一个产业继续追加投资。

“当时人们在投太阳能,觉得我投雷士很愚蠢,现在好像事后诸葛亮。雷士高速增长,当初是个灯具公司,其实没有任何技术含量,我们在投资以后,收购了浙江的三友,是全球一家做节能灯全自动的,另外一个是上海的阿卡德,整流器非常好。我觉得这些年雷士高速增长,是因为我们把价值链上重要的几个东西全整合起来了。” 阎焱并不认为雷士完全靠经销商,“这个品牌怎么出来的,我们靠整合做出了有竞争力的产品,这个东西好,性能又稳定,价格又好,经销商如鱼得水。”

“生完孩子才说老婆娶贵了”

吴长江一直在指责阎焱搞权利斗争,无情无义剥夺创业者权利,并质疑赛富基金可能准备股份卖给施耐德,从而实现合谋控制雷士照明,对此,阎焱给予了否认。

“从来没有,施耐德不是做照明的,施耐德是做电器的,我原本不认识朱海,吴长江引进的时候谈的合作思路是双方互换渠道,我们的产品在海外走他们的渠道,施耐德也可以利用雷士渠道,这是一加一大于二的事。”阎焱说,“老吴自己说拉施耐德进来是为了制约我们,现在为了权力又攻击人家,人家4块多钱买的股,现在赔得裤衩都没了,还骂人家。”

吴长江指责,阎焱涉及到私拿期权和关联交易的行为。阎焱说,他们投资雷士以后,在两个关联公司中都有股份,因为他们是外资公司,而公司要接政府工程,不适合搞中外合资,要找中国公民来代持。所以,就找中国同事来代持,都是替基金来代持的,基金有规定,如果占股份小于30%,是不需要公告的。他们不仅小于30%,而且从来不参与管理,属于被动投资。

“2006年投资吴长江的几个公司的时候是作为一个投资包来投资的,这是个投资常识问题;假如你开个餐馆,还有个菜园子,我投资的话,我要求菜园子餐馆都要投,否则餐馆可以赔得稀里哗啦,而菜园子可以大赚一笔;如果有关联交易,我都要投资的,这是很正常的。”阎焱说。

“吴长江总觉得我们当时占便宜了,我在期第二期平均PE6.5倍,我投他是8倍,你说便宜还是贵了。如同家庭,2006年你儿子还没生,你现在儿子生下来你说娶老婆娶贵了那怎么行呢?”阎焱说,商业是要有契约精神的,如果你签的东西你不认,你反过来说是人家把你逼走的。

阎焱表示,吴长江说他正在接受香港联交所调查操纵股价,这纯属诬陷。“操纵股市是严重的刑事犯罪,他有什么证据,他说我公布时间有问题,很简单,在香港公告要经过联交所同意,在这期间他一股没买,一股没卖。”

阎焱说,要证实自己是否被联交所调查,只需要打给联交所问一下就知道了,并表示将通过法律手段来回答。

在阎焱眼里,作为创始人,吴长江做了很多损害公司利益的事,掏空公司的关联交易行为,但投资人投鼠忌器,一直到中纪委要求吴长江协查之前,董事会都没有任何动作。阎焱坦承了一句实话,投资人也是一个弱势群体,创业者对公司的控制能力让投资者很容易被绑架。

四川好的专治癫痫医院
曲靖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贵阳中医风湿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