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加拿大财长中美贸易摩擦尚未对加产生影响

2019-03-07 21:08:18

加拿大财长中美贸易摩擦尚未对加产生影响

加拿大财长莫诺(Bill Morneau)1日对表示:我们并未看到中美目前的贸易关系对加拿大产生实质性的影响。他还表示,北美自贸协定谈判(NAFTA)重启将对全球贸易产生积极影响。

中国企业未利用加拿大作为避税后门

莫诺是在上周末对上海进行访问时向做出上述表态的。加拿大政府刚刚公布了2018年财政预算,莫诺此行将会见中国投资人、金融机构以及经济学家,向他们解释加拿大经济状况。

过去我们会选择到纽交所或者伦敦向投资人做出预算的解释,但此次我们首次选择了中国的上海和香港进行访问,因为这两个城市是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莫诺告诉。

莫诺指出,很多加拿大企业在中国进行了长期大量的投资,尤其是在金融保险、航空交通等领域,比如中宏保险(Manulife)和庞巴迪(Bombardier),以及汽车零部件公司曼格纳(Magna)和利纳马(Linamar),而近几年来,也看到越来越多的数字创新企业开始加大对中国的投资,比如IMAX等。

在谈到涉及关于2018年加拿大财政预算时,莫诺对表示:我们将大部分预算投入了研发,尤其是在先进制造、数字科技、农业等方面,这些是中加两国富有前景的合作领域。

中国是加拿大的第二大贸易合作伙伴,占据加拿大贸易总量的8.6%,其中中国对加拿大出口规模约710亿加元,加拿大对中国出口规模约250亿加元,贸易总体量接近1000亿加元。

莫诺表示:毫无疑问美国仍然是加拿大较大的贸易伙伴,考虑到地缘的关系,这个趋势长期不会改变,但是中国的机会也很大,主要是因为投资加拿大为中国资本打开了北美市场的窗口。

特朗普政府近期对中国施加600亿美元的关税。作为美国较大的盟友,加拿大的态度令人关注。特鲁德政府近日宣布,加拿大已经加强对边境管理局的授权力度,来识别并打击那些试图通过加拿大作为后门,来逃避美国进口关税的钢铝产品。

对此,莫诺对经表示:需要强调的是,加拿大并不是针对中国企业加强管制。我们并没有发现中国企业大量利用加拿大作为后门的情况发生,我们也不认为这种情况会在将来发生。加强监管的原因,是为了告诉大家加拿大不应该成为逃税的途径。

北美自贸谈判协定须尽快达成

在硝烟弥漫的中美贸易摩擦中,莫诺表示,尚未看到对加拿大产生实质性的影响。

莫诺向介绍道:NAFTA从初启动至今已有30年时间,北美的贸易关系也需要巩固,去讨论一些过去不存在的经济形式,比如数字经济。莫诺还表示,NAFTA的谈判成功将会对全球贸易产生积极影响。

没有给出具体的谈判进程以及协议达成的时间表。莫诺向表示:我们还有一些分歧,但是正在努力推进谈判,因为一些政治方面的原因,我们希望协议能够尽快达成,越快越好。他所说的政治原因,包括墨西哥今年的大选以及美国今年秋季的中期选举。

不过更为重要的原因莫诺没有提及。特朗普目前暂时免除了针对加拿大和墨西哥钢铝产品的征税,具体情况要视NAFTA谈判的结果而定。如果5月份前NAFTA协定结果难产,那么加拿大也将面临高昂的钢铝产品税收。加拿大是美国较大的钢铝产品出口国。

此前媒体报道称,NAFTA谈判美国方面态度乐观,但加拿大态度相对悲观。莫诺就目前谈判的挑战向说:较大的挑战是在汽车领域,主要讨论的核心是北美汽车组装的比例问题,汽车零部件和组装到底应该在哪里发生?根据现行的北美自贸协定,62.5%的汽车零部件组装在北美发生,就能认定为是北美制造。我们正在讨论是否应该增加这一比例。

加拿大财长中美贸易摩擦尚未对加产生影响

莫诺说。根据美国的设想,希望将这一比例提升至85%,但这会极大地增加北美制造的成本。

未改变高科技出口的税收政策

特朗普政府一方面在极力拉拢北美贸易伙伴,另一方面也在拿中国向加拿大等国施压,希望这些国家向美国的政策看齐,对中国增加税收,尤其是向高新科技行业的出口征税。莫诺告诉:加拿大尚未改变我们对科技行业出口的税收政策。但是我们仍然希望能够鼓励更多中国企业投资加拿大。莫诺还指出,加拿大对研发方面的减税力度是全球具有竞争力的。

近期欧盟开始研究一项新制度,将针对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享有税收优惠的科技公司增加税收。对此,莫诺也表示:加拿大还没有采取行动。我们还在研究OECD的报告,试图从中找到一些暗示。我们会根据数字化经济的增长规模,来决定我们现行的税收政策是否合理,但还没有终的做出决定。

莫诺的此番表态,也暗示了加拿大对科技公司征税的犹豫。因为对高科技行业征得更多税收,无疑会影响该国吸引投资的竞争力。目前多伦多已经被列入亚马逊全球第二个总部的候选名单。莫诺向表示:不仅仅是亚马逊应该考虑投资多伦多,中国投资人也应该考虑,因为那里有很多数字化和计算机软件人才,而且非常多元化。他还指出,加拿大5%的人口都是华裔。

在提到全球经济未来较大的风险时,莫诺表示,风险将会是多方面的综合因素。地缘政治,央行政策的收紧,以及基于规则的全球贸易,我认为这三方面是全球经济的较大风险。经济杠杆也是一个风险,一些国家的杠杆是基于政府债务,另一些国家则是基于消费债务。

莫诺也提到备受市场关注的虚拟货币。他对表示:如果人们利用这些虚拟资本去资助恐怖活动或者从事洗钱等非法交易,那么这些已经不仅仅是金融风险了,我们也会和G7成员国共同密切关注。

()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