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2014北京难入学季

发布时间:2019-10-13 00:50:36 编辑:笔名

2014:北京难入学季

本报 马维辉 北京报道

北京2014年幼升小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对于家长们来说也是非常艰难的一年。

6月16日晚10时许,北京市东城区教育考试中心门前,一群带着马扎、雨伞、操着外地口音的人正在此排队,为了明天开始的2014年“幼升小”适龄儿童信息审核。午夜时分,大雨倾盆而至,人群被迫转移到对面地坛公园北门的屋檐下,但仍不断有家长冒雨前来,加入排队的行列。

即便如此,也未必能够拿到一纸借读证,因为北京市提高了入学审核的要求——非京籍家长给孩子办理借读证需要备齐“五证”(由于证中有证,实际上是15个证件),个别区县如东城、朝阳、通州、丰台等还有一些特殊规定:父母或法定监护人不仅要居住地在该区,且工作地也要在该区。

在盘古智库城镇化首席研究员易鹏看来,门槛提高的背后是北京市控制人口政策的升级。而更为合理的解释是教育资源缺口。

智诚恒润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黄文政告诉《华夏时报》,从1995年到2012年,北京的小学数量由2867所下降到1081所,缩减62%,但这并不代表学校容量已经饱和了,就在公立学校满员的同时,一些民办学校却因为新增加的“五证”审核要求招不到学生。

上学难

刘女士,湖南益阳人,2000年来京务工,目前家住海淀区清河安宁庄。小女儿悦悦,2008年出生,今年正好上小学。5月19日,刘女士来到清河街道提交入学材料,被告知必须提供所租住房屋的房产证。而她租住的房子是原先清河毛纺厂的公房,没有房产证,所以无法提供。

无奈之下,刘女士重新租了房子,补充了房产证明。但由于住址变更,暂住证又需要修改。相关政策要求,暂住证“有效期限”的起始时间应在2014年3月1日之前,按照审核部门的解释,住址变更,暂住证有效期限也随之变更,所以不符合“3月1日之前”的要求,仍旧不能接收材料。

从那以后,刘女士每星期都要往海淀区教委跑几趟

,询问相关政策,解释自己的情况,希望能够通过审核,但至今也没能成功。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小悦悦就只能回户籍所在地——河南开封读书了。

其实不光是刘女士,今年非京籍学生家长普遍感觉入学很难,已经有人考虑或已经打道回府了。

而对于今年幼升小政策提高门槛,北京户籍的家长大多表示拥护。以前,非京籍学生通过租房可以上重点小学,而京籍学生则被政策限制不能择校,很多家长都认为显失公平。

但是,也有少数京籍学生被政策卡住了。牛颖(化名)是北京通州的“土着”,小学就读于中山街小学,毕业以后家里搬到了红旗家属院,户口也随之迁了过来。她一直觉得,自己长期住在这里,有房有户口,孩子上学肯定没问题,没想到也遇到了意外。

6月14日,当她来到东方小学提交材料时,被告知自己属于“三代一本”(三代人在一个户口本上),房屋产权人是爷爷奶奶,同时牛颖不是独生子女(牛颖还有一个哥哥),这种情况老人必须立下遗嘱,由入学孩子的父母继承该套房产,并进行公证。

6月16日星期一

,牛颖来到附近的潞州公证处,经过咨询才知道,遗嘱公证并没想象的那么简单,需要提供很多材料,而且时间长要一个星期。此时的她已经方寸大乱,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办理公证。工作人员说,需要提供医院开具的老人精神状态正常的证明,丧偶老人还要提供民政局开具的未再婚证明。为了这些,她67岁高龄的老母亲也不得不顶着高温,去了2次医院、2次街道办事处、2次派出所,以及1次婚姻登记处

,终总算把公证办好了。

但是,当6月17日早上,牛颖拿着补充齐全的材料再次来到东方小学报名时,却被告知名额已经招满了,只能调剂到别的学校。听到这个消息时,牛颖顿时感觉“心一下凉了”。

牛颖表示,类似自己这样的情况,当天一起排队的还有8个。同时,京籍没有房产的还有很多,听说也有不少人被调剂了。

教学缺口

为什么提高入学门槛?教育资源缺口似乎是合理的解释。

黄文政根据北京市统计局的历史数据做过统计:过去20年来,不管入学人数如何变化,北京都一直在缩减小学和初中的学校数量和专任教师数量。从有数据的1995年到2012年

,北京的小学数量从2867所下降到1081所,缩减62%;专任小学教师数量从6

.2万下降到4.7万,缩减24%。而从有数据的2003年到2012年,北京的初中数量从434所下降到341所,缩减21%;专任初中教师从3.4万下降到2.0万,缩减41%。

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是生源减少。而教育资源减少的同时,北京市的常住人口却从1995年的1251万增长到2012年的2069万,增幅65%。尤其是2007、2008两年扎堆出生的“金猪宝宝”和“奥运宝宝”,如今已经到了入学年龄。4月22日,北京市教委主任线联平做客城市广播“市民对话一把手”节目时透露:今年北京小学入学人数将达到17.6万人,比去年增加1万人。

不过,在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看来,“缺口说”并不足以解释全部问题。与城区部分学校的火爆情况相比,一些专门招收打工人员子女的民办小学却“一个孩子都招不到”。

北京市昌平区智泉学校高峰期曾有1200名学生就读,但据媒体报道,该校截至16日没有收到一个学生。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民办学校今年也新增了“五证”审核的要求,所以许多打工者因为拿不到“五证”而被拒之门外。

北京控亾

而在易鹏看来,北京市提高入学门槛的真正原因是为了控制人口规模。

去年底的全国城镇工作会议提出了“严格控制特大城市规模”的总体纲领,今年初的北京两会又将“着力破解人口资源环境矛盾、坚决控制人口过快增长”列为2014年北京市的首要任务。从那以后,北京市就不断传出人口调控的各项政策和传言,如地铁涨价、动批外迁、阶梯水价等,入学难不过是其注脚。

而此次,通过教育手段控人是否合适?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车伟向本报表示,历史地看,这一政策实际上是倒退。异地高考政策已经破冰,基层的义务教育更应该放开,不应该拿教育作为控制人口的手段。

张车伟表示,新型城镇化必须要解决的问题之一就是公共服务的不平等,即工作生活很长时间的人口没办法享受与户籍人口同等的教育、医疗、养老等资源。即使要控制人口,也应该通过合理规划城市功能、调整产业结构、进行更合理的城市化布局来实现。歧视外来人口、拒绝外来人口迁入完全是本末倒置的做法。

黄文政表示,长期以来,我国人口政策存在一个基本的认识错误,就是把人口当做负担。在国外,人口其实是重要的资源,是各个地方都在争夺的财富。

不过,张车伟表示,从经济学上来讲,人口聚集会提高效率,对经济发展是有利的。但人口过多,增长过快,也有其不利方面,会造成住房、交通、资源环境等方面的压力。正确办法是均衡发展,平衡效率与承载力两者的关系。

小程序开发怎么做
微商城软件
新零售现在有哪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