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惹火狂妃殿下宠翻天第六十九章你又要走了

发布时间:2020-01-26 12:56:44 编辑:笔名

惹火狂妃:殿下宠翻天 第六十九章 你又要走了

殷宁抬起头来,怒瞪着他。

“你到底是哪头的?怎么搓自己锐气,长他人气焰?”

仞寒瞧着她生气的小脸,像是好久不见的炸毛猫再次出现,他心中窃喜,伸手揉了揉了她的脑袋,温和道:“我还不是担忧你吗?”

殷宁依旧赌气。

“好了,之前都急着赶路了,你修炼的进度如何了?”

殷宁闻言,呲了呲牙。

“哼,自然是不曾放弃的啊。你要不要试试?”

仞寒看着她跃跃欲试的样子,失笑。

“好啊。”

他的话音才落,殷宁浑身灵气翻涌,储物袋中的长剑自动飞出,殷宁稳稳抓到手中。

“小心了!”

她说着,就飞身向着仞寒冲去。

仞寒唇角勾笑,单手就夹住了她的剑尖。

“力道可以,但不够准确。”

“才不是呢。”

她狡黠一笑,右脚击出,仞寒不得不伸出背在身后的手,阻挡殷宁的进攻。

他见殷宁因为逼出了他的另一只手而得意不已的样子,笑了。

仞寒便在不大的院子中,给殷宁喂着招。

“慢了。”

“太偏,不够。”

“注意力道。”

等到月光撒在身上,殷宁才晃神一停,体力消耗了大半,她一停下,就向着地面扑去。幸好仞寒就在她身边,将她接住了。

“小心点。”

殷宁特别信任地瞅了他一眼,笑着说:“不是有你吗?”

仞寒摇着头,刮了刮她的鼻尖,将她抱进了屋子。

“你好好休息。”

殷宁见他起身,连忙拉住他的手。

“你又要走了?”

仞寒见她不安的样子,捏了捏她的手心。

“不,我会陪你久一点。我去找些热水,帮你擦下手脚。”

殷宁闻言,红了红脸,将脑袋埋进被子里。

“你快去快回。”

闷闷的声音从被子下传来,仞寒心中一暖。他应了声“好”,便出门去了。

隔日。

似乎因为仞寒在身边,殷宁睡得很饱,日上三竿,她才醒来。

她一睁眼,便看见一张俊美睡颜。

不知为何,原本都无甚感觉的美丽面容,现在却让她的心跳不断加速。她小心地将呼吸调慢,就怕呼吸快了,心就跳出了胸口。

她正犹自慌乱,却见仞寒已然醒来。

“可是好看?”

仞寒如何不知自己面容的杀伤力,但他似乎从未见过殷宁因他容貌而沉沦,如今见她呆愣,不禁起了逗弄的心思。

“好……好什么!快起床。”

殷宁不由控制地就要说出真心话来,可一见那熟悉眼眸中的戏谑,她就知道自己是被人捉弄了,顿时转了话,一巴拍在仞寒面上。

虽马上发现自己行为有失,但她无暇顾及,几乎是逃跑似的离开了屋子。

仞寒在床上欣赏了一下她狼狈的身影,笑得肆意。

在宫女将饭菜端来时,殷宁安静地吃饭,一眼不敢看仞寒。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水贵妃既然可疑,又主动接近你。”仞寒像是完全不在意早上的事情一般,淡淡说道,“你若是假意和她交好,说不定能从她哪里探听很多有用的东西。”

殷宁这才将那丝羞腼赶出脑子,点头。

“的确,她身上的气息有些混杂,很怪异。”

仞寒闻言,放下筷子,道:“当然,首先,你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殷宁默默给他夹了一块肉。

“老妈子别操心了,赶紧吃。”

仞寒见她红了的耳尖,兴趣更增,捡起筷子,说道:“你倒还嫌我烦了?”

殷宁这时才觉察怪异。

“你出现在宫中,刚才那小宫女竟然没有惊讶?”

仞寒隔空点了点她的脑袋。

“你都修炼了这么久,怎么还这么迟钝。”仞寒拿着筷子的手在周身画了个圈,“对于凡人而言,一个小小的障眼法就能让他们‘视而不见’。”

殷宁这时突然想起之前吃饭的时候,他竟然无耻地用灵力将吃食罩住,不让她吃的经历,顿时对仞寒这个隐形‘大魔王’有些无语。

“你还告诫我要珍惜灵气,结果自己用起来倒是不手软。什么诡异的用法,都有。”

“连切菜砍柴都要用灵力的人,你有什么脸说我?”仞寒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嘴角挂上不屑的笑容,“另外,当你修炼到我的等阶,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拮据’了。”

殷宁被他鄙视的视线激得有几分恼怒。

“莫欺少年穷。”

殷宁望着他,将一大块肉塞进嘴里,就像是将那肉当作仞寒,狠狠嚼着。

但她显然忘了仞寒的厚脸皮程度,只听仞寒说道:“我好吃么?”

回答他的是殷宁惊天动地的咳嗽声。

“仞寒!你个混蛋!”

吃过早饭之后,仞寒依旧给殷宁指点一番,直到殷宁几乎累瘫在地上,仞寒才放过她。殷宁小憩了一会儿,等醒来时,仞寒早已不见。

她心中有些失落,翻身而起,换了件暗红衣衫,偷偷翻墙去了后宫。

大京国喜金红,宫中大多建筑都是金红为主。大部分的墙壁都是红色,连一些宫殿的砖瓦都是红色,这也就是殷宁为何选择穿红衣的原因。

大穿黑衣,很显眼的。

她顺利潜进后宫,但潜进来之后,她却有些瞎。

来探查水贵妃的事情,是她一时兴起,根本没有准备,她在房顶坐了一会,幸亏今天天气很好,暖洋洋的阳光晒得她很舒服。

正在这时,一队宫女路过。

她们手中都端着盖着红布的托盘,一路小声说着什么。

“这东西,贵妃娘娘试过了,说是很好用,才让我们再次去取的。娘娘还赏了我一块给我,很香,也很细腻,很好用呢。”一个鹅蛋脸的小宫女笑着说。

“你家娘娘真好啊。”一个圆脸的宫女满眼羡慕地说道。

“可不是吗?宫中也就只有水贵妃心肠了,从未听说过她惩罚奴仆呢。”瓜子脸的宫女一脸憧憬地说道,“我多给公公塞些钱,你说他会将我调到水贵妃身边伺候吗?”

“你们听我说啊。”

走在的一个长脸的宫女突然腾出手来,拉住前面那个瓜子脸的宫女,小心地四处张望一下。

其他几人见她这么警惕,都围到她身边。

“你想说什么,这么神神秘秘的。”

圆脸的小宫女受不了这气氛,笑着问道。

“若是你们想要让在皇帝面前露脸,还是别选水贵妃身边了。听说啊,皇帝从不在水贵妃那留宿,还有人说,皇帝会册封水贵妃,只是因为她背后的势力。皇帝曾亲口说了,不会让水贵妃生下子嗣。”

那长脸宫女一脸告诫的样子,让其他几人心中一凌。

几个宫女顿时低声惊呼,一个一直游离在话题之外的宫女闻言,敲了敲那长脸宫女的脑袋。

“别聚在一起聊天,娘娘们还等着呢。”

被她严厉的表情吓到,几人顿时噤声,低头乖乖往前走。

走到拐角处,几人分开。

殷宁盯住那个鹅蛋脸的小宫女,一路跟着她。

期间,她躲过许多灵者的视线,终跟着她走到一个宫殿跟前。

门口守着一位公公,见她回来了,连忙上前问道:“娘娘要的东西带回来了吗?”

武汉民生医院看病怎么样
周口市人民医院
佛山哪个医生治白癜风好
扬州白斑医院哪家
芜湖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友情链接